• 倒着走能治腰颈椎痛?假的! 2019-03-18
  • 市领导调研利用侨务资源助力经济建设情况(图) 2019-03-18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3-10
  • 端午小长假 歌舞飞扬“剧”精彩 2019-03-07
  • 自治区明确新生儿疾病筛查两项目价格 2019-03-04
  • 湖南着力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人心 2019-03-04
  • 西藏昂仁县:保障群众健康生活 用健康扶贫助推精准扶贫 2019-02-24
  • 富蕴县完成12个文化旅游项目集中签约 2019-02-24
  • 佛教故事:“伏虎和尚”的故事 2018-11-22
  • 云南花灯忧思与求变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8-11-22
  •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8-11-22
  • 现代都市的繁华和诱惑 Elie Saab2016秋冬高定发布 2018-11-22
  • 遵义市红色旅游暨赤水河谷国家级旅游度假区推介会 2018-11-21
  • 北京公示东城区委常委、副区长陈之常拟为区长人选(图简历) 2018-11-21
  • 网络智库:山西制造需要补齐职业教育的短板 2018-11-20
  • 您的位置 :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> 资讯 > 花颜策云迟花颜小说在哪看_《花颜策》小说在线阅读

    河南体彩11选我5走势图:花颜策云迟花颜小说在哪看_《花颜策》小说在线阅读

   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www.ndww.net 时间:2018-11-15 15:35编辑:云中月

   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云迟花颜小说在哪看,该小说书名叫花颜策,花生小说阅读网提供云迟花颜小说精彩内容阅读:云迟凤眸沉了沉,说,“他这一夜奔波,寒气入骨,应是受不住了,汤泉驱寒,汤泉山是个好去处?!痹朴安挥?。云迟摆手,“罢了,让他去吧,将人撤回来,给京中传个消息,就说明日早朝免了?!?

    花颜策

    推荐指数:8分

    《花颜策》在线阅读全文

    花颜策第三十二章山路行难

    花颜说完,当真睡了过去,这一次,再无顾及,睡意沉沉。

    云迟看着花颜,本是一腔怒火,但因为她这一席话以及坦然清淡的态度,让他心里压着的怒火渐渐地熄了。

    他自己选的太子妃,从百名花名册中翻开那一页时,他便清楚,他选的是什么样的女子。

    临安花颜,从小到大,任性妄为,过得随心所欲。任何事情,从没让她不如意过,除了懿旨赐婚。

    所以,她不愿嫁他,不愿入住东宫,想方设法,挣脱这个对她来说困住她的天网。

    直到如今,她依然如此想法。

    他揉揉眉心,他派出了十二云卫,而苏子斩派出了十三星魂。今夜折腾了大半夜,他找到了这里,苏子斩已经离开了,人既然先走了一步,他也只能作罢了。

    “殿下!”云影追踪而来,悄无声息地站在了窗外。

    云迟“嗯”了一声,温凉浅淡地问,“苏子斩呢?是否回京了?”

    云影低声说,“子斩公子未曾回京,由青魂陪着,折道去了二十里外的汤泉山?!?

    云迟凤眸沉了沉,说,“他这一夜奔波,寒气入骨,应是受不住了,汤泉驱寒,汤泉山是个好去处?!?

    云影不语。

    云迟摆手,“罢了,让他去吧,将人撤回来,给京中传个消息,就说明日早朝免了?!?

    “是?!痹朴巴肆讼氯?。

    云迟看了花颜一眼,她已睡得香了,他身子向后一仰,靠在了椅背上,闭上了眼睛。

    花颜虽然趴在桌子上睡了半夜,但一觉好梦,睁开眼睛时,天色已经大亮了。

    云迟坐在她对面,手中拿了一卷书,借着晨起的光线正在翻看,见她醒来,淡淡地说,“收拾一番,我们启程回京?!?

    花颜伸了个懒腰,点点头,拿了布包,走出房门。不多时,收拾妥当,她站在门口喊云迟,“走了?!?

    云迟起身,出了房门。

    花颜向外走了两步,忽然想起了什么,对他问,“你身上可带着银子?银票也行?!?

    云迟挑眉,“做什么?”

    花颜看着远处扫地的老尼姑,低声说,“借宿一夜,总要添点儿香火钱?!?

    云迟伸手入怀,将一锭金子递给了花颜。

    花颜伸手接过,笑吟吟地瞧着他,“我以为太子殿下站于云端,出门也不会带这种金银俗物的,没想到意外了?!?

    云迟淡淡道,“在你心里,我便是不食人间烟火吗?”

    花颜扁扁嘴,“差不多?!彼低?,她快走几步,来到那老尼姑面前,笑着将金子递给她,“老师傅,多谢您昨夜好心收留,我与哥哥今日启程了,打扰之处,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,还请笑纳?!?

    老尼姑吓了一跳,连忙后退了一步,扔了扫把,双手合十,“阿弥陀佛,姑娘客气了,为人行方便,本是佛门之本,这么贵重的金子,贫尼不敢收?!?

    花颜强行地将金子塞进她手里,笑着道,“金子虽贵,但不抵老师傅收留之恩,您不要推脱了,算我与哥哥为这道静庵供奉的佛祖添个香油钱,聊表心意?!?

    “这……”那老尼姑推脱不过,看向随后走来的云迟,这一看,顿时愣住了,“这位公子与昨日似乎……”

    花颜瞅着他,轻笑,“怎么了?”

    老尼姑揉揉眼睛,又仔细地打量了云迟两眼,连忙摇头,“姑娘恕罪,公子恕罪,贫尼老了,眼神不好使,昨日公子兴许是赶路疲乏所致容色苍白,今日看公子歇了一夜,真是尊贵得让贫尼不敢直视,阿弥陀佛?!?

    花颜暗笑,昨日的苏子斩与今日的云迟本就不是一人,也难为她的眼花了。

    云迟瞟了花颜一眼,对于她口中的哥哥不置可否,上前对老尼姑也道了谢,在老尼姑诚惶诚恐下,出了道静庵。

    山门外,有一辆马车等在那里。

    花颜先一步跳上马车,寻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,连连感叹,“还是躺着舒服?!?

    云迟随后上了马车,看了花颜一眼,她躺在虎皮软垫上,扯过了锦被,盖在了身上,似有要好好睡一觉的打算。他端坐下,对外吩咐,“走吧?!?

    车夫应是,赶着马车离开了道静庵。

    花颜舒服地扭了扭身子,拥着被子闭上了眼睛。

    云迟拿着手中的书卷,继续地看着。

    车轱辘压着山路地面,轱辘辘作响,两旁林木浓密,偶尔可以听到鸟鸣之声。

    花颜躺着睡了一会儿,忽然坐起身,掀开帘子,看向车外,半壁山的山峦风林秀目,郁郁葱葱,山路行难,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,九曲十八弯。

    她想着昨夜,苏子斩背着他翻山越岭,于是,望向山峰高处,便见奇峰怪石,灌木深深,多是荆棘。攥着帘幕的指尖不由得一紧,似乎还能感受到他带着她纵马疾驰风驰电掣的冷意,还能感受到他后背入骨的冰寒以及衣袍冷梅香的温暖。

    苏子斩……

    “在想什么?”云迟的声音忽然传出。

    花颜平静地回头,笑着说,“在想这半壁山九曲山路太崎岖了,昨日难为苏子斩了?!?

    云迟眉目温凉,“背着你行走三十里路算什么?五年前,他一人只身剿平黑水寨,负了重伤,行走百里,最后体力不支滚下落凤坡,最终仍旧捡回了命?!?

    “嗯?”花颜放下帘子,好奇地问,“这事儿我似有听过,那时他为何一人只身去剿平黑水寨?虽然黑水寨那些年无恶不作,但也不该是他自己前去才是,应该朝廷发兵剿匪才是?!?

    云迟淡淡道,“他母亲亡故,心中痛苦万分,郁结之下,便只身去了黑水寨?!?

    花颜想起来,武威侯夫人似乎是五年前亡故的,他亡故后,武威侯没多久便娶了续弦,而那续弦,她昔日曾经听人八卦过,似乎是苏子斩的青梅竹马。

    苏子斩性情本来极好,从那之后,性情大变,乖戾孤僻。

    八年前,苏子斩的醉红颜普一问世,惊艳了天下酿酒坊,但他每年只酿十坛,只送给两人,一个是他母亲,一个便是那位青梅竹马,别人想求,只能从这两人手中流出。三年后,他母亲亡故,他一连气酿了一百坛,封存了起来,此后五年,天下再不闻醉红颜。

    她欷歔片刻,感慨,“铁打的身子也禁不住折腾,苏子斩这是想早早就去九泉下陪他那亡故的母亲吗?”

    云迟探究地看了她一眼,淡声道,“这五年来,他活得甚好,天下无人敢得罪,身子也禁折腾得很,而且也还算惜命,昨日从道静庵出去后,他没回京,而是折道去了汤泉山?!?

    花颜眨眨眼睛,失笑,“的确爱惜自己,据说汤泉山的温泉接地热之气,驱寒极好,兼有美容养颜之效,什么时候我也想去泡泡?!?

    云迟点点头,“汤泉山距离道静庵二十里,距离京城不足百里,你若是想去,简单得很?!?

    花颜道,“据说汤泉山是行宫之地,平民百姓,轻易不得踏足?!?

    云迟瞟了她一眼,“你是太子妃,不是平民百姓?!?

    花颜瞧着他,认真地说,“我就奇怪了,你为何非不同意悔婚?你心中清楚,我这样的女子,不适合做太子妃的。既不端方贤淑,也不温婉贤良。不足以立于东宫,更不足以将来陪你母仪天下。你却抓着我不放手,是何缘故?”

    云迟也看着她,同样认真地说,“我母后端方贤淑,温婉贤良,足以母仪天下,可是她不长命,可见你说的这种东西,没甚大用,不要也罢?!?

    花颜想起他母后也就是苏子斩姨母早在云迟五岁时便早薨了,真是不巧揭了他的伤疤,她皱眉,“没有这种东西的人天下怕是不止我一个,不能因为这个,你便强行捆我一辈子?!被奥?,恼道,“云迟,你身为太子,爱惜子民,我也是你的子民。你何必非要跟我过不去,为难我一辈子?”

    云迟放下书卷,盯着她,一字一句地说,“可是当日选妃,百名花名册,我只选中了你,如今为难别人也来不及了。若真是为难你一辈子,我也只能说抱歉了,下辈子换你为难我?!?

    花颜觉得,她跟云迟,就相当于对牛弹琴,说什么都没用,一窍不通。她懒得再理他,不想再跟他说话,索性又重新躺下,用被子将脸也蒙了起来。

    云迟见她蒙上脸,显然不乐意再看他,便重新拿起书卷,继续翻看起来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花颜忽然觉得哪里不对,一把掀开被子,对他后知后觉地问,“什么叫为难别人来不及了?”

    云迟头也不抬地说,“我在你的身上,费了一年心力,如今半途而废怎么行?”

    花颜暗骂,又重新蒙上了被子。

    花颜策

    花颜策

    作者:西子情类型:古言状态:连载中

    云迟第一次见到花颜的时候,是在太后给他选妃的花名册上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倒着走能治腰颈椎痛?假的! 2019-03-18
  • 市领导调研利用侨务资源助力经济建设情况(图) 2019-03-18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3-10
  • 端午小长假 歌舞飞扬“剧”精彩 2019-03-07
  • 自治区明确新生儿疾病筛查两项目价格 2019-03-04
  • 湖南着力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人心 2019-03-04
  • 西藏昂仁县:保障群众健康生活 用健康扶贫助推精准扶贫 2019-02-24
  • 富蕴县完成12个文化旅游项目集中签约 2019-02-24
  • 佛教故事:“伏虎和尚”的故事 2018-11-22
  • 云南花灯忧思与求变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8-11-22
  • 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 2018-11-22
  • 现代都市的繁华和诱惑 Elie Saab2016秋冬高定发布 2018-11-22
  • 遵义市红色旅游暨赤水河谷国家级旅游度假区推介会 2018-11-21
  • 北京公示东城区委常委、副区长陈之常拟为区长人选(图简历) 2018-11-21
  • 网络智库:山西制造需要补齐职业教育的短板 2018-11-20